国家医保局组织公立医院的带量集采 民营医院谁来组织呢?

  国家版药品“带量采购”方案自实施以来,对降低药品价格、以仿制药替代原研药、减轻医保基金和患者负担、规范药品购销行为等方面都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并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一时间,“带量采购”成了全国公立医疗机构药品采购的主流模式,更成了业内最为密切关注的热点问题,它给整个医药行业带来的震荡不可小觑。

  01

  带量采购背景下,降价是主趋势

  目前,4+7带量采购正在筹划新一轮的试点工作,这无疑牵动着业内的心弦,而近期跨国药企主动降药价、医保药品目录调整的动作频频也让人心生猜测。业内有观点认为,在带量采购效应持续扩大的背景下,无论是本土药企还是跨国企业都不得不面对降价的压力。

  不可否认,4+7试图打破的是医药市场业已经形成的价格联盟。早在2018年11月,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工作就已正式启动,以全国4个直辖市和7个副省级城市的公立医疗机构作为集中采购主体,集合需求和力量,提高谈判议价能力,实现了药价的大幅“跳水”。

  02

  民营医疗急需转型

  然而,自从全国公立医院取消药品加成以来,民营医疗的药品加成却并没有取消,其价格优势已经消失,很多地区的民营医院和诊所的住院和门诊均次费用都已经超过了公立医院。无论是简单的配药,还是住院等主要医疗行为的决策都受到实际开支的影响。

  从已经实施医保支付价的福建来看,民营基层医疗机构受冲击最大。由于基层医疗机构以开药为主,营收手段较为单一,公立的基层医疗机构还有补贴,民营则主要依靠药品收入,而且主要是慢病用药等普药。事实上,医保带量采购对于以医保为主要收入的民营医疗机构将产生很大的挤压。在医保支付价实施之后,民营基层医疗即面临药品利润的锐减。如果不接受医保支付价,用户锐减,营收将无法维系。

  对民营医院来说,如何有效控制成本并加大服务性收入的提升至为关键,如果还是依靠药品和器械等产品收入来保证利润,民营医疗将面临很大的危机。

  03

  那么,民营医院的带量集采该由谁来组织呢?

  首先,要有丰富的医药招投标和阳光采购服务经验。

  能够为政府部门提供集项目发布、产品申报、自动评分、专家评审、网上竞价、确标公示、配送申请、组织采购等一站式安全便捷的招投标服务。通过将信息流、物流、单证流、商流与资金流进行有效的整合,实现医药供应链体系的快捷化、透明化、全程化,最终达到供应链上下游企业的资源共享与利益共赢。

  其次,要有强大的资金保障和技术支持。

  能为供采双方采购资金清算、订单融资、授信采购、分期支付、医保账户代扣、设备融资租赁提供完整的金融解决方案;同时通过大数据技术的科学分析,指导产品生产、临床使用和市场定价,公开供应商的服务质量等,有效提高企业产品推送效率和医院的工作效能。

  最后,要具有行业监管和政府监管能力。

  能为政府各部门开通医药流通监管账户,实现对医疗行业数据的监管与动态分析,为政府各部门决策提供数据支撑。采购单位、销售企业、产品质量、订单数据、招投标等全过程,都能以数据的形式留存于平台之上,做到监管单位随时查看,使“集中阳光采购”的药品质量完全在“全周期”监督下进行,有效遏制暗箱操作等腐败行为。

  当前,在两票制、医药分开等深化医改政策的背景下,诸如药械网等第三方药械B2B电商平台,审时度势,基于医改对药品行业生态重构趋势的判断,为医药供应链的上游生产企业、大型批发企业,以及下游终端药店、医疗机构,搭建直接信息交流与产品交易的桥梁,直接省略多重中间经销层级,直接触达终端,让患者在保证疗效的同时,尽可能地降低成本,助力改变中国大众“看病难、买药贵”的现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