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用闺蜜手机错发“我有了”给丈夫,收到回复惊呆了

第1章 让你下不来床

第1章 让你下不来床

盛夏,骄阳似火。

西城郊区某女子监狱沉重的铁门被“哐当”一声打开,从里面缓缓走出来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子,五官精致、肌肤赛雪、气质出众,与背后阴森肃穆的监狱形成了鲜明的反差。要不是身后的女狱警一句:“出去之后,好好做人”,还真让人以为她是不小心走错了地方。

“没人来接你吗?”女狱警问。

黎欣彤茫然的摇摇头。

“走吧。往前五百米有公交站点。”大门在女狱警的叹息声中缓缓关上。

一年前,她是高高在上的黎家大小姐,万千宠爱。一年后,她是刚刚刑满释放的阶下囚,形单影只。

日头很毒,晒在皮肤上火辣辣的疼。可黎欣彤却不愿意去遮挡,她已经整整一年没有好好享受过阳光了。

一步步往前走,身后的监狱正渐渐远去,她终于远离那噩梦一样的地方,重获自由了。

路边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停在那里,似乎在等人。黎欣彤只瞥了一眼就自嘲的笑了。她在期待什么?根本没有任何人知道她今天出狱,又怎么会有人来接她呢?

一路走到了公交站点,等了不到一刻钟,公交车就来了,黎欣彤跳了上去。

一直停在路边的劳斯莱斯里,司机看了一眼反光镜中始终盯着前方默不作声的男人,“薄少,现在去哪儿?”

“跟着那辆公交车。”男人沉声。

下了车,黎欣彤进入一个高档小区,她和未婚夫薄景轩的爱巢就在里面。算算看,自己已经一年多没有踏足这里了,要不是那场意外,也许他们早就修成正果了。

今天,她特意没告诉薄景轩出狱的消息,就是想给他一个惊喜。更何况现在的她,灰头土脸,实在不适合马上出现在他面前。她想先洗个澡,收拾一下自己再去见他。

明明知道他不在家,可她心里却忐忑不安,整个手心汗涔涔的。颤抖着输入了密码,大门应声而开。

一进门,熟悉的味道扑面而来,隐约还夹杂着浓郁的香水味。黎欣彤皱了皱眉,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她迅速走进客厅,整个人蓦然僵在那里。

客厅的地板上,男人的长裤、女人的短裙和贴身衣物散落一地,一直蜿蜒到卧室门口。

卧室的门虚掩着,门把手上还挂着一个火红色的蕾丝文胸。那红色格外的刺眼。

黎欣彤只觉得全身的血液瞬间凝固了。

卧室里,浓重的喘息声愈发清晰、急促,甚至可以听到里面碰撞发出的暧昧的声响。

“啊!”突然一声女人的尖叫声响起,“景轩,你慢点,我快不行了!”

“不行了还夹我夹的那么紧?”男人低声沙哑的嗓音里带着戏谑。真难想象,这样下流的话会从平日里优雅斯文的男人口中说出来。

“哎呀!讨厌!人家只有你一个男人,当然紧啦。你说说看,我和姐姐,到底谁让你更舒服?”

“这种时候别和我提那个恶心的蠢女人!”男人瞬间变脸,停下动作,一把将女人翻过来,再次狠狠的冲刺起来:

“啊!好深,好舒服,景轩,你好棒!我爱死你了……”

站在门外的黎欣彤耳边天雷滚滚雷,几乎瘫软在地。一个是她的未婚夫薄景轩,另一个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黎筱筱。他们竟然趁着她在监狱服刑,搞到了一起,还在她亲自挑选的婚床.上做着苟且的事情。

心,像被刀割一样疼。泪水模糊了黎欣彤的双眼,她紧握着双拳,指甲深深陷进肉里,却感觉不到疼痛。

三年的感情,三年的付出。竟然换来他一句:恶心的蠢女人。

对,她是蠢!不仅蠢,而且傻!

如果不蠢,怎么会和这样的渣男在一起三年都没有看清他的真面目呢?如果不傻,怎么会帮他顶罪,替他坐牢呢?

房间里,男人的低吼声和女人的呻吟声还在不断地继续着。

她真想冲进去狠狠的扇这两个贱人几个耳光,可双腿却像是灌了铅似的,一步也动不了。

正在这时,跪在床上的女人突然回过头来,似乎像是要亲吻后面的男人,却冷不丁看见如鬼魅一般站在房间门口的黎欣彤,霎时间吓得尖叫一声,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往前扑去。

薄景轩背对着门,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女人的突然离开引起他极大的不爽,他俯身双手提起女人的纤腰,狠狠刺入,“小妖精,看你往哪里逃,老子弄死你!”

黎筱筱一面承受着身后的男人带给她的一波又一波强烈的刺激和快感,欲仙欲死,一面又实在不能装作视而不见的在姐姐面前继续和未来的姐夫偷情,“啊!景轩,不要了……姐姐……姐姐来了……啊!”

啪啪,薄景轩腾出一只手,在女人的翘臀上狠狠抽了两下,“小荡妇,故意提你姐,是想让我更用力上你,对不对?你再提她,信不信我让你下不来床!”

黎筱筱被身后的男人撞得灵魂出窍,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只剩下一声高过一声的浪叫。

眼前这肮脏的一幕,让黎欣彤的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不断顺着面颊往下流。心更是碎成了一片一片,流着鲜红的血,痛不欲生。

很快,在男人的冲撞下,女人尖叫着攀上了高峰,片刻,男人在一声低吼中释放了自己。

当他抽身下床的一刹那,看到了站在门口的黎欣彤,整个人像被电击中,震惊的眼眸中染满了未曾退却的情欲。

他做梦也没想到原本还要在监狱里待上半年的女人居然会突然出现在这儿,他狼狈的捡起地上的浴巾,胡乱的遮住已经垂头丧气的下半身,“欣……欣彤?你……你怎么出来了?”

第2章 装什么三贞九烈?

第2章 装什么三贞九烈?

第2章装什么三贞九烈?

黎筱筱不疾不徐的扯过一旁的被子,遮住自己白花花的身体,眼中透着得意的笑,“姐姐,你提前出来怎么不事先通知家里一声,我也好和姐夫一起来接你呀!”

那口气仿佛她才是正室,而黎欣彤却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冒失鬼,坏了他们的好事。

黎欣彤冷冷的看着眼前这对无耻的狗男女,极力忍住想冲上前去撕碎两人的冲动,冷笑道:“提前通知你们,又怎么能看到如此精彩的禽兽交配戏码呢?”

薄景轩的眼神骤然变冷:“你骂谁禽兽呢?你敢再骂一句试试?”

黎欣彤刚想说话,黎筱筱突然从被子里钻出来,赤身露体的扑进薄景轩怀里,“景轩,消消气。姐姐在牢里待了那么久,难免沾染上一些不三不四的江湖习气。你可千万别跟她一般见识。”

黎欣彤怒火中烧,上前用尽全力啪的一巴掌扇了过去,打的黎筱筱肿起了半边脸,“闭嘴!贱人!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余地!”

话音刚落,又是啪的一声,黎欣彤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男人出手很重,打得她的脑袋嗡嗡作响,血腥味迅速在口中弥漫开来。

薄景轩看都懒得看她一眼,放下高高扬起的手掌,将倒在床上哭泣的黎筱筱搂进怀里,“筱筱,你没事吧?痛不痛?”

黎筱筱窝在男人怀里,呜呜的哭起来,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模样看了着实让人心疼。

黎欣彤抹去唇角的鲜血,声泪俱下:“薄景轩,你为了这个贱人,竟然敢打我!你这个忘恩负义的混蛋!当初是谁替你顶了罪?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

一年前,在他们订婚典礼的当天,薄景轩因为酒驾不慎将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撞死,自己也受了重伤。薄母因为不舍得儿子坐牢,苦苦哀求黎欣彤为薄景轩顶罪。

黎欣彤不忍心看着未婚夫身受重伤还要去蹲监狱,更不忍心看着一个长辈在自己面前又哭又跪,一心软竟然答应了。

薄景轩不屑的看了她一眼,丝毫没有一点儿愧疚之情:“当初是你自愿的,我可没求着你替我顶罪。”

黎欣彤的眼泪在这一刻决堤,她做出了那么大的牺牲,在监狱里受尽了各种折磨,可到头来,这个男人是拿什么来回报她的?

她真怀疑自己当初是不是瞎了眼,才会爱上这样一个狼心狗肺的男人。

心头的怒火熊熊燃烧着,她奋力挥舞着拳头砸向薄景轩,却被男人一把遏住手腕,推倒在地,“黎欣彤,我警告你,如果你还想要薄太太这个位置,就给我消停点。否则,你信不信我让你一无所有!”

黎欣彤勾唇冷笑,“薄景轩,你哪来的自信?你做出这种肮脏不堪的事情来,以为我还会嫁给你吗?我现在正式通知你,婚约取消!从此以后,我们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今天的事情,我会原原本本告诉爷爷,让他老人为我做主!”

薄景轩傻眼了。当初黎欣彤顶罪的事情,薄老爷子知道的时候,法院已经宣判了。这件事后,老爷子对薄景轩一直没什么好脸色。如果再让他知道今天的事情,恐怕自己在公司总裁的位置会不保。

空气中淫靡的气味让黎欣彤窒息,她一刻都待不下去,“我先走了,你好好想想一会儿怎么和爷爷解释吧。”

突然一只大手薅住了她的头发,猛地将她扯了回来,狠狠丢在床上,欺身压下。

“薄景轩,你想干什么?”黎欣彤的心里升起一丝害怕。

“干什么?当然是干你咯。”薄景轩眼中透着冷厉,“你说如果我把你干到怀孕,爷爷肯定说什么都不会放你走了吧?”

如果有了孙子,想必老爷子对他今天的所作所为不会再追究了。说不定一开心,把董事长的位置传给他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黎欣彤惊恐的摇头:“不,薄景轩,你不能这么做,不……”

他们在一起这些年,虽然薄景轩时不时会提出这方面的要求,但她始终坚守着最后的防线,因为她想把宝贵的第一次留到结婚那天,而不是在现在这样被迫的情形下。

“姐姐,事到如今,你还装什么三贞九烈?”黎筱筱的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不满十八岁就和男人同居,怀孕堕胎,你干的那些龌龊事儿我都替你害臊。”

黎欣彤闻言,眼睛陡然瞪大,浑身重重的颤栗着,“胡说,你诬陷我!我没做过这些事儿!”

薄景轩怒不可遏的掐住她的脖子,“荡妇!原来你早就给我带了绿帽子!本来我还想待会儿对你温柔点,看来现在完全没有必要了!”说完粗暴的动手去撕扯她胸前的衣服,嘶啦一声,薄薄的衬衣顷刻间碎成了破布。

“救……命……”黎欣彤拼命挣扎,双手遮挡着胸前的风景,喉咙里发出破碎的呼救声。

薄景轩的双手像是两把大钳子,固定住黎欣彤的身体,让她丝毫动弹不得,“筱筱,还愣着干吗,赶紧过来拍。我要让全西城的人看看,黎家大小姐在床上有多淫荡!”

黎欣彤愤怒的瞪着他,他不仅想强了她,还想拍下视频到处散播。这还是那个口口声声说会永远爱她的男人吗?竟然用这种丧尽天良的手段对付她!

“好咧!我来拍,这手机拍视频超清晰。”黎筱筱拿起手机对准黎欣彤。

女人雪白如凝脂的肌肤刺激着薄景轩的视觉神经。在牢里待了那么久,皮肤居然还能那么好,明显是受到了特殊的照顾。这让他更加相信黎筱筱刚才的话,甚至怀疑她和狱警有一腿,不然怎么能提前释放呢?

男人的眼中燃烧着嫉妒的火焰,他用膝盖分开女人的双腿,疯狂的撕扯她下身的衣物。

身下一凉,一根火热的坚硬抵在她的双腿间。

黎欣彤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就在她打算咬下自己舌头的一刹那,只听啊的一声惨叫,压在身上的重量突然撤离……

第3章 想报仇吗?

第3章 想报仇吗?

第3章想报仇吗?

黎欣彤猛地睁开眼睛,眼前的画面让她吃了一惊。

薄景轩趴在床上,黎筱筱伏在他身上,用力的推着他。可是,他却像是死了一般,纹丝不动,“啊!!景轩,你怎么啦?你醒醒,醒醒……”

“叫什么叫?他只是晕了而已,死不了!”一个冰凉的男人声音从头顶传来。

“啊!!”黎筱筱又是一声尖叫,“你是谁?为什么随便打人?”

黎欣彤这才看到,床边站着一个陌生男子,手里拿着一根棒球棍,显然是他打晕了薄景轩。

男人迅速扯过床上的被子裹住黎欣彤的身体,下一秒将她整个人打横抱起来,往外走去。

刚刚从恶魔的手中逃离,又立马落入另一个陌生男人的手里。虽然眼前这位算是她的救命恩人,可她一个女人,怎么能任由一个陌生男人抱走呢?

惊魂未定的黎欣彤拼命蹬着两条小白腿,“这位先生,请你放下我,我能自己走路。”

男子充耳不闻,一路抱着她下了电梯,走出单元门,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停在那里,后排的车门敞开着。

黎欣彤连被子带人被塞进车里,车门在她身后砰地关上。她立即伸手去拉车门,却发现车门已经上了锁。

黎欣彤慌了,用力拍打着车窗,朝着又跑回单元门的男人吼道:“喂!你去哪儿?快放我出去!”

“安静点!”突然一个冷冷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黎欣彤猛然转身,发现车里居然坐着一个男人,吓得她一个激灵往后退,砰地一声闷响,后脑勺直接撞在车窗上,疼的龇牙咧嘴。

男人双手抱胸,好以整瑕的看着她狼狈的模样,嘴角勾着若有似无的弧度。

他大约三十岁左右的模样,一身昂贵的手工定制西装合体优雅。五官深邃立体,一双深褐色的琉璃目,为他冷峻的外表平添了几分温和清润。

这明明是一张完全陌生的脸孔,却又觉得莫名的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可怎么也想不起来。

他身上有股与生俱来的矜贵,眸光讳莫如深,仿佛只要看上一眼便会溺毙其中。黎欣彤被这样的目光弄得浑身不自在,下意识的拉紧身上的被子,警觉地看着对方,“你是谁?到底想干吗?”

男人微微皱了皱眉,显然对她质问的口气和防御的态度很不满:“这就是你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吗?”

听到“救命恩人”四个字,黎欣彤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刚才救她的那个男人应该是这个人的手下。

这么说,事实上,真正救她的人是眼前这个男人咯。

不知道是因为男人的气场过于太强,还是自己在监狱待久了,有些怕生人的缘故。

尽管对方救了她,可她却依然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的危险气息。

车子里的空间很宽敞,她却觉得无比压抑。

尽量平复了下紧张的心情后,她语气诚恳的开口:“先生,感谢你救了我,请问您怎么称呼?”

男人紧锁的眉头缓缓舒展开来,修长的手指从衣兜里掏出一张名片,递到她的跟前。

制作精良的名片上赫然印着“red集团董事长,薄衍宸”。

Red集团是在国外上市的大公司,最近半年才开始向国内扩展业务。所以,黎欣彤对这个公司不太了解。但薄衍宸这个名字,她似乎在哪儿听到过。

薄这个姓氏原本就人数不多,薄景轩姓薄,怎么他也姓薄?

黎欣彤自然而然就把两人联系到一起。仔细看看,薄衍宸的眉眼和薄景轩确实有几分相像,只不过薄衍宸看上去颜值更高,更显成熟稳重,气质更矜贵些。

“您认识薄景轩?”黎欣彤拐着弯问。

薄衍宸点点头,淡淡的开口:“嗯,我是他小叔。”

“小叔?!”黎欣彤瞪大了眼睛。

薄景轩曾经和她说起过,自己有个同年龄的小叔。

那是薄老爷子在三十年前干下的荒唐事。

这个素未谋面的小叔只比薄景轩大了没几岁,一直被薄老爷子养在国外。

据说小叔从小就很聪明能干,十六岁就不再需要家里供养。后来还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混的风生水起。但也很叛逆,始终在国外,不肯回薄家认祖归宗。

老爷子为了小叔的事情,没少上火。小叔是薄家的禁忌,除了老爷子,没人敢提起。

眼前这个人就是传闻中薄景轩的那个神秘的小叔?难怪两人长得有几分相像。可他不是在外国不肯回来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儿?他不是薄景轩的小叔吗?怎么会为了救她一个外人,不惜打晕自己的侄子?

一连串的疑问萦绕在黎欣彤的心头,却不知道从何问起。

叩叩叩,车门被轻扣了几声,车窗缓缓降下来。

“薄少,东西拿到了。”一个红色的手机从车窗外递了进来。

“这不是……”黎欣彤一眼就认出这是黎筱筱的手机。

薄衍宸打开手机,找到一段视频看了起来。

“啊!不要……救命啊!”屈辱的呼救声从手机里传出。

黎欣彤只觉得浑身的怒火又开始沸腾了,伸手本能的去抢男人手上的手机,“不许看!赶紧删了!”

薄衍宸轻而易举的躲开她,冷笑道:“呵!真是精彩!这么渣的男人,当初你是怎么看上的?”

黎欣彤的表情僵了僵,“薄先生,这好像不管你的事儿吧。快把视频删了!”

她不知道薄衍宸拿着这段视频想要干什么,但有一点她清楚,这样的视频留着必定是个隐患,必须马上销毁!

况且,让一个陌生男人看到她受辱的模样,简直是对她的又一次亵渎!

“求求你!把手机给我,好不好?不要再看了!”黎欣彤的声音带着哭腔。

薄衍宸深深的看了一眼快要崩溃的女人,想都没想就将视频删除,然后打开车窗,将手机丢了出去。

屏幕碎裂的清脆声响让黎欣彤的心颤了颤,抬眸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想报仇吗?”薄衍宸突然开口。

继续阅读请点击【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