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神难为无米之炊,诺华退出抗生素研发

【新闻事件】:今天诺华宣布将终止抗生素、抗病毒药物的早期研发、裁员 140 人,早期项目和一个临床项目 LYS228 将被转让。诺华说虽然这些项目的科学基础很坚实、但因资源有限诺华决定集中精力在更可能改善病人健康的领域,翻译成更通俗的语言就是将开发市场回报更大的药物。

【药源解析】:前几天一部叫做《我不是药神》的电影引起全民大辩论,电影中的救命神药格列卫恰好是诺华研发。诺华今天这个决定与格列卫开发都是资本投入与市场回报共生关系的体现。药神并不存在,新药都是别人的金钱和汗水。一个救命药物的上市需要无数人多年艰苦的工作和资本诺曼底登陆一般的投入,等到程勇那样的药神出现时所有艰苦的工作已经在别人的努力下完成、大量的资本已经在试错中烧掉。今天诺华的决定说明资本没有义务投在任何一个市场,社会如果需要某类产品就要付出代价保护这个市场。依靠药神的思路要改,否则最后受损的是病人。

新药研发开始于基础研究,这些研究的资助者(通常是政府和慈善机构)会根据自己的判断资助可能对改善人类健康的基础研究。这里面会有资助者的偏好如 Michael J Fox 基金会只资助帕金森研究,但政府支持的研究基本上是社会最需要的。基础研究每年产生大量新结果,不可能每个结果都能转化成新药。生物技术投资者需要根据自己的判断选择成功率较高的科研结果,或利用已有的研发机构(如大药厂)、或招兵买马从头开始生物技术公司。这里面涉及技术和投资方向判断的复杂性即使对最顶尖的行家来说也是捉襟见肘,90% 进入临床的药物无法上市、多数上市药物赢利能力有限。真正让投资者留在制药界的是象格列卫那样 10 年一遇的重磅药物,当然这也是药神们最热爱的产品。

有人说基础研究大多是纳税人支持,所以新药纳税人应该有一份产权,这个说法不能说完全没道理、但很经不起推敲。即使高水平创新型研究也有大量不可重复,可以重复的真正发现也转化率极低。斯坦福大学的 John Ioannidis 在 2008 年统计在 1979-1983 年之间发表的 101 个被认为是颠覆性的科技发现中,到 20 年后的 2003 年只有 5 个有了上市产品,只有一个被广泛使用。所以基础研究到新药产品是个大浪淘沙的过程,金子的产权拥有者应该属于辛苦的淘金人、而不是沙子。抗生素的历史也说明专利系统的重要性。虽然专利期内药物价格很高、但专利过期后可及性立即改善很多,人类寿命提高与抗生素的普及关系密切。如果没有专利、药品象可口可乐一样秘方藏个上百年,新药更新的动力会大减。正是新药的不断更新换代提高了高价产品的门槛。

抗生素曾是制药业的核心业务,但随着大量抗生素的发现多数感染已经可以有效控制。这些抗生素多已专利过期所以非常便宜,只有泛耐药菌药的大规模出现和找到全新机理新型抗生素才能赢利。虽然现在谁都知道泛耐药菌只是早晚的事,美国都已经发生过对所有抗生素都耐药的感染、只是发生率极低,但这个市场没有形成之前厂家的投入难以收回。同样如果其它市场药神太多也会缩减该市场规模,到了一定程度投资者也会象退出抗生素一样退出被侵权的市场。新机理抗生素开发技术难度极高,也是大药厂纷纷退出的原因之一。技术难度和市场规模决定投资回报,无论何种原因回报降低都会令资本流向其它行业。抗生素已经是投入强度最低的常见病药物之一,如果出现大规模耐药菌感染人类将损失惨重。那时谁要能从印度买到便宜的新型抗生素那他是真正的药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