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产流通等问题导致基药涨价

▍一批基药,涨价了

近日,据中国社区医师杂志消息,个别基药上涨幅度比较大,如碘解磷定注射液,是有机磷农药中毒的解毒药,原进货价13.2元/盒,现进货价涨至720元/盒,涨价约54倍;预防和治疗破伤风的破伤风抗毒素,价格从每盒36元涨到76.5元。治疗感冒的速效伤风胶囊,每板价格也从7毛钱涨到1~2块钱。

当然,涨价的不仅仅是这些药,今日(3月18日),芜湖市公布三个品种调价公示,有两个产品也涨价1~5元。

对此,基层医改专家徐毓才对赛柏蓝评价:药品价格上涨有其合理的成分,涨价是趋势。此前,很多基本药物经过招标之后就没有了——低价药,中标死。因此,通过合理的涨价来负担企业上升的成本,才能维持药物的长期生产。

▍生产、流通两个问题使药价上涨

上述专家对赛柏蓝表示:药品涨价可以从两个角度分析。

一是生产环节:某些药品经销商有投机垄断的行为,对其原料药进行“总经销”联合垄断,从而导致相关药品的价格上涨。

以扑尔敏为例,其原料药的主要供应企业湖南和河南的两个药企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进行垄断,导致扑尔敏原料药供应紧张,价格上涨:已从260~280元/公斤,涨至1.5万元/公斤,足足上涨了50倍,其高昂的价格导致部分药品停产。

但与此同时,我们也不能忽视基药有其合理上涨的因素。

原材料来源不足,企业升级改造,基药利润率不高所导致的企业配送无动力,偏远地区配送成本过高等各种成本上升,使药品价格出现倒挂,不涨价,就只能让药品停产。

以配送为例,资料显示,基本药物向基层配送以来,乡镇卫生院都有距离长、路途远、用量小、配送成本大的特点,基层医疗机构下的订单药量较少,医药配送公司的成本就会相应增加。

第二个角度是流通环节,徐毓才认为,政府主导的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可能会使部分地区出现医药购销领域的腐败行为,这会导致人为制造的价格虚高,而虚高的价格又刺激了使用环节的不合理用药。

曾有药企的总经理对医药经济报记者表示:江西某些县城就出现了配送商“二次招标”的情况“2+1,还是有3家配送商,县卫生局就让这3家让利,谁让利的多就给谁配送。”

▍涨价,影响基层用药

上述专家表述:基药涨价,会让对价格敏感的患者感受到不舒服——基层医疗机构比诊所里药品的价格高,基层的病人因此流失,病人离开缺医少药的基层医疗机构,去诊所或更大的医院看病。此外,一些药品因为价格的原因涨价,或者干脆缺货了,也会影响到医疗安全。

说到涨价,一方面,是不恰当的手拿了药价虚高的钱,需要压缩水分;另一方面,也要给予药企合理涨价的空间,不让企业因为价格倒挂,成本亏损而不得不退出市场,因此,不能单纯的以行政管制来控制药价。

徐毓才认为:价格机制是市场机制的核心,市场决定价格是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关键,要形成这样的共识,让药品实际交易价格主要由市场竞争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