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企回扣统方具体是怎么做的?

近日,据微信公众号医药代表消息,在江苏无锡两家当地医院的信息科,有近40人因为统方被抓! 此外,医药代表得到网友反馈,某外企已经收到省纪检监察组的调取证据通知书:意在了解该市某家公立医院的2名医生,从2015年1月至2018年12月获取劳务报酬的相关情况。

“统方”是医院对医生用药信息量,用药单据的统计。为商业目的“统方”,是指医药灰色产业链中,医院中个人或部门为医药营销人员提供医生或部门一定时期内临床用药量信息,供其发放药品回扣的行为等不良违法行为的重要参考依据。

自2007年卫生部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强医院信息系统药品、高值耗材统计功能管理的通知》以来,反统方行动不断升级。卫生部要求,各级卫生行政部门和各类医疗机构加强医院信息系统药品、高值耗材统计功能管理,严格“统方”权限和审批程序,未经批准不得“统方”,严禁为商业目的“统方”。

非法统方面临最严监管,中国裁判文书网信息显示,截至目前我国与“统方”有关的刑事案件共231起,其中涉案数最多的省份是浙江省、山东省和广东省。以下是最近十年,每年涉及统方的刑事案件数量,我们可以看到,近五年来这类案件数量增长飞速。

为什么在严厉打击下,统方仍然屡禁不止?

统方医生对处方用药量的信息被医药代表视为珍宝。医药公司需要具体到每一个医生的销售数据,一方面是为了同时了解自己和竞争对手的产品的市场情况,在推销药品时可以有的放矢;另一方面也是返还给医生回扣的数据基础。通过统方还可以了解哪些医院科室临床历史上用了和他们的产品比较类似的药品或者器械,然后对号入座,精准营销。

对于医生而言,大部分医生仍然是值得尊敬的,因为病人来了,医生的第一反应就是治好他的疾病,不是开某个厂家的药品。但是在同类别,同疗效的几种药品中,要处方哪一种药,医生可能就会综合考虑几个因素,例如,医药代表的关系程度,对于药品的认知程度、药品回扣的金额、药占比等等几个方面。

医药营销人员统方有以下几种手段:

由于医院绝大部分业务都通过信息系统来处理,这就使内部统方的途径也变得多样化,药房、科室、信息中心任何一个能进入信息系统的终端都可能成为统方的途径。内部有内部的打法,除此之外,堡垒也可以从外部攻破,外部统方也开始出现。

1. 医生医嘱:医生每天的处方医嘱医生自己很清楚,而且系统记录在自己座位的电脑里。医生可以告诉下手人员,或者直接打开电脑让药代自己查看。当然不排除跑方,有些医生会拿莫须有的数字灌水、讨费用。而且有的患者问诊后不在医院取药,数字不够准确。

2. 药房统计:药房的系统就能记录到患者实际取药的数量,而且有处方开出的科室、医生信息,可以通过每天查医生的处方来统计。这种方法也会有误差,少数药师会和医生窜通,故意把莫须有的数字加到和自己关系好的医生头上,然后俩人平分临床费。这种情况就需要每个月清查进货和库存,才能及时掌握真实数据。

3. 护士统方:负责领药的护士有每天准确的领药品数据,有的医药代表找到护士统方,每晚发送电子邮件,准确记录药品每天的用量。当然这个方法只能掌握每个护士的,科室用药还不能覆盖。

4. 科室电脑:通过科室电脑或者科主任查询获取整个科室的用药统方数据。

5. 医院信息科:此处是医院信息的总汇处。相比单个医生、药房、护士统计多存在误差,医院信息科的统方信息就很精确,一来凡收过费的处方在电脑上都有记录,准准确率很高;二来还可以调出一些其它数据,以供作参考。不少医院的信息科的统方人员成为药企营销人员的重点对象,每月可以拿到回扣数万甚至十几万,可能高出临床医生。

6. 电脑黑客:如果医院不配合提供统方,以上方法行不通,那么医药代表还可以雇佣黑客进入医院系统获取统方。外部黑客攻击也正逐渐成为非法获取统方行为的一种手段。梅江区人民法院在2017年就审理了一起“黑客”入侵医院电脑系统,窃取药库数据出售“赚钱”的案件。黑客李某多次策划、指挥同伙,利用计算机黑客软件程序非法入侵两家医院药库系统,秘密获取医务人员数据和病人账单医嘱表明细数据信息几十万条。然后,将窃取的数据储存到家中电脑硬盘,并根据医药代表要求,将医院医生用药信息数据整理统计后,通过邮件发送出售给医药代表获利。

根据法院判决,我们可以看到,非法统方,买卖统方的双方都要被处刑罚,即使从业人员已经离职也要承担刑事责任。不向医院职工购买统方,而是找其他药代、黑客购买统方也构成犯罪。如果统方的路慢慢被堵死了,又该怎么做市场营销?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